详情页

感受被爱 超五成大学生表示毕业遗憾得到弥补

感受遗憾的同时感受被爱

超五成大学生表示毕业遗憾得到弥补

“你闻到这个花的香味了吗?”“什么花?”“栀子花,这是离别的味道。”“因为每年栀子花开的时候,都代表着毕业季的到来。”这是浙江财经大学老师胡丹妮入职后经历的第5个毕业季。每年5月,她的相机总是随时挂在脖子上。“我通常会把宿舍区门口送别的场景、老师和同学抱成一团的样子都记录下来。”但今年和以前热闹的氛围不同,受疫情影响,返校的毕业生不多,那些毕业季“经典镜头”,没能出现在胡丹妮的相机快门里。

在毕业生错峰返校的规定下,吕雪只在学校呆了3天,便匆忙离开生活了4年的河南大学;因为学校封闭式管理,常州大学的黄显雄期待已久的毕业写真也“打了水漂”;没能在晋中学院的校门前和班上同学拍上一张集体大合照,成为裴蓉卉最大的遗憾;早在大三便规划好的毕业旅行最终“搁浅”,山西大同大学的田静难免有些落寞,“大家天各一方,可能只有等她们结婚的时候见一见了。”

近日,中青校媒面向全国80余所高校的毕业生发起调查,93.95%被调查者表示这个毕业季留有遗憾。在通过学校和个人的工作后,54.91%认为遗憾得到了弥补。

“遗憾”成为这届毕业生的关键词

在中山大学毕业生彭才兴看来,学校往年的毕业典礼可以用“隆重”来形容。“百岁高龄教授手持权杖入场,代表毕业典礼正式开始。”其他学校的同学也因此称他们学校为“逸仙魔法院校”。彭才兴所在的传播与设计学院还会为毕业生准备一台“毕业红毯秀”,“学院的老师、本科毕业生、硕士毕业生以及一些尚未毕业的师弟师妹都会一起参加。”对于帮学长学姐拍了三年“红毯照”的彭才兴而言,这场红毯秀是毕业季不可或缺的重头戏之一。“除此之外,毕业聚餐、约拍、和好友的散伙饭……都是我心中理想毕业季的待办事项。”

然而,象征着“待办事项完成”的对勾却迟迟没有画下。本该由“找实习”“写论文”“拍毕业照”“参加毕业典礼”填满的毕业季,被尚未完全平息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,“就连室友4人的相聚都成了奢望。”“以前总觉得自己也会有热热闹闹庆祝毕业的这一天,但面对现在的情况有些失落。”

中青校媒调查显示,最让这届毕业生感到遗憾的,是没有参加毕业典礼(77.19%),此外,没有散伙饭(75.27%)、没拍毕业照(70.36%)、没和老师同学好好告别(

推荐
淘宝刷单平台-拼多多,京东,美团,抖音,阿里刷单平台,销量提升